@      一味奇妙的中药, 抗病毒、抗过敏、抗肿瘤、抗惊厥, 用对效果良好

你的位置:深圳聚客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一味奇妙的中药, 抗病毒、抗过敏、抗肿瘤、抗惊厥, 用对效果良好

在古今中医对中药的运用中,有一些中药,一出场就注定传奇。比如,备受医圣张仲景喜爱的“桂枝”,便是如此。在医圣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中,桂枝的使用频率是很高的,由于它是被誉为“群方之冠”的桂枝汤的君药,因此,桂枝在张仲景时代,是一个炙手可热的经典良药,堪称是群方谱中的亮点所在。

然而,它的流传,却经历的十分曲折。宋代名医许叔微不无感慨地说,“桂枝独冠其首,今人全不用”。究其原因,都因王叔和一句“桂枝下咽,阳盛则毙”,让很多后世医家不敢使用桂枝。王叔和是第一个整理《伤寒论》的古代名医,对传承医圣学术厥功至伟,还创立了《脉经》,第一个把脉学从学术地位上升到学科地位,对中医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,但是他的一些观点却影响了后世一千多年,比如“脉理渊微,其体难辨”,这给脉学蒙上了一层“神秘面纱”,又比如“桂枝下咽,阳盛则毙”,这给桂枝的运用带来了无限阻力。真可谓是“成也叔和,败也叔和”。

桂枝不仅流传的十分曲折,对于它的品名也是历来备受争议。早在《五十二病方》里就提到了“桂”这种中药,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提到了“牡桂、菌桂”两种,在《名医别录》中,“菌桂、牡桂、桂”三种。然而,这些经典著作里,都没有名正言顺的叫桂枝,但是医圣张仲景不仅运用了桂枝之名,还以它为君药,创造了桂枝汤,还是仲景诸方的“群方之冠”。这不禁让人感到疑惑,为什么张仲景前后都没有桂枝之名,却唯独张仲景使用了,这个学术传承究竟从何而来?从天而降吗?显然不是。

当代著名的本草学者王德群先生曾说,“牡桂与菌桂都来源于肉桂,它年幼之体处在生长过程中,自身防御之物与生长之精华须同时具备,这正是‘牡桂’功效所指,也是张仲景《伤寒论》中桂枝之用也”[1]。所以说,并不是《神农本草经》没有记载桂枝,而是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记载的是桂枝的原植物,而张仲景在治病的过程中,发现了牡桂的嫩枝有着良好的作用,便将它称作“桂枝”了。

就从目前的文献考证来讲,医圣张仲景应该是中医史上正式将牡桂的枝条命名为桂枝的第一人,而作为本草典籍,最早命名桂枝的却不是《神农本草经》,也不是《名医别录》。有学者对古代文献做过考证,认为唐以前“桂”类药物品种多,以“桂、菌桂、牡桂”为主,但唐朝以前未对三桂作出明确区分,关于其形态记载甚少,但可以明确的是,“桂枝”之名首次出自唐代的《新修本草》[2]。

那么,这个桂枝究竟有什么作用呢?我们先不去看古代医典,就单纯从现代的药典和中药学的角度去看,它的主要作用是“发汗解肌、温通经脉、助阳化气、平冲降气”。再回归古典本草,桂枝的作用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就已经记载的比较详细了,而清代名医邹澍,对它也归纳为六点,分别为“和营、通阳、利水、下气、行瘀、补中”。其实现代归纳的更多点,也都是在这六点的基础之上进行拓展的。

无论是清代名医邹澍归纳的六点,还是现代药典总结的四点,这些都只是一个基本概述,对于桂枝的临床功效,有医者对它做过详细的归纳总结,认为桂枝主要有八大作用,也就是“解肌和表,通阳散痹,化气利水,补虚和营,扶阳补阳,活血行瘀,下气平冲,温化痰饮”;不仅如此,桂枝外可直达皮毛肌肤、四肢百骸,内可收温煦五脏六腑之功[3],可以说是一味非常好用,且相当牛耳的中药。

既然桂枝这么好,为什么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一些医家都不爱使用桂枝呢?不仅仅只是因为王叔和的一句“桂枝下咽,阳盛则毙”,还有就是医圣张仲景给桂枝汤提到了三个禁忌(也就是“桂枝汤三禁”),分别是《伤寒论》的第16条(发热汗不出,不可与之)、第17条(酒客病,不可与桂枝汤)和第19条(凡服桂枝汤吐者,其后必吐脓血)。医圣谆谆教诲,“常须识此,勿令误也”,所以后世医家嫌麻烦,干脆不用。再者,还有医家认为,桂枝在“春夏二时为禁药”。由于这些问题,导致后世医家对桂枝可谓是“又爱又恨”,想用这不敢用。

但是随着后世医家逐步对桂枝及桂枝汤的深入研究,也逐渐认识到桂枝的独到之处,而且,现代药理学也对桂枝进行了深入探索,发现桂枝这味中药,拥有十分强大的药理作用。药理研究表明,桂枝具有解热、镇痛,镇静、抗惊厥,抗炎、抗过敏,抗菌、抗病毒等作用,还能改善心功能,增加冠脉流量,还有促进胃肠蠕动、增加消化功能等作用,还有利尿、利胆以及抗肿瘤、抗凝血等药理作用[4]。不得不说,桂枝这味中药,如果真像许叔微所说的“今人全不用”的话,那可真是埋没了这味沧海明珠啊!

桂枝作用强大,现代临床应当扛起大旗,将桂枝的运用发挥到一个崭新的高度。世人皆知,中药不传之秘在于量,桂枝也是,如何将桂枝这味中药运用的出神入化,关键还是要掌握剂量的火候。有医者对桂枝的用量,进行过归纳总结,得出的经验是,桂枝的常用量多为6~30g[5]。不过在临床中,桂枝的妙用,也要根据疾病、证型、症状进行综合选择,选择最佳的用量,选择最佳的搭配。

桂枝在治疗汗证、咳嗽、瘾疹、紫癜腹痛、过敏性紫癜、痛经、更年期综合征、斜颈、遗精等疾病的时候,多与白芍、葛根、附子、黄芪等中药搭配,常用剂量为9~30g;桂枝在治疗痛经、多囊卵巢综合征、支气管哮喘、慢性阻塞性肺疾病、霰粒肿、银屑病、痹症、腰腿疼、胸痹、坐骨神经痛、足跟痛、重度怕冷、习惯性便秘、臂肌痉挛、痤疮、糖尿病动眼神经麻痹等病的时候,多与茯苓、桃仁、牡丹皮、麻黄、附子、细辛、乌头、吴茱萸等中药配伍,常用剂量为6~30g;桂枝在治疗水肿、寒湿腰痛、肝癌腹水、尿潴留、痿证等疾病的时候,常与茯苓、泽泻、黄芪、白术、薏苡仁等中药配伍,常用剂量为9~30g;桂枝在治疗睡眠障碍、精神分裂症夜寐不安、老年性痴呆等疾病的时候,常与龙骨、牡蛎等中药配伍,常用剂量为6~15g[5]。

一般来说,桂枝在临床运用的时候,安全性还是蛮高的。相关研究表明,桂枝在临床运用的安全范围较广,常用剂量下未见明显不良反应,但也应注意其不适用人群,因为桂枝辛温助热,容易伤阴动血,因此,凡是外感热病、阴虚火旺、血热妄行等证均当忌用,另外,孕妇及月经过多者慎用[6]。总体来说,桂枝作为《伤寒杂病论》群方第一药,医圣张仲景都对它爱不释手,但凡临证用对效果良好;更何况现代药理发现它拥有的强大作用,因此,它在今后的临床中,应当将它的中药性能发挥到极致。

参考文献

[1]王德群.神农本草经图考[M].北京: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,2017.

[2]袁盼盼,袁玲,袁代昌,等.桂枝的本草源流考释[J].内蒙古中医药,2022,41(6):128-130.

[3]李薇薇,徐羽,刘磊,等.桂枝临床应用八法[J].西部中医药,2022,35(6):41-44.

[4]沈映君.中医药学高级丛书·中药药理学(第2版)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11.

[5]申睿,赵林华,邸莎,等.桂枝临床应用及其用量[J].吉林中医药,2019,39(1):20-23.

[6]张名奇,朱林平.桂枝的量效与配伍关系研究[J].河北中医,2021,43(9):1571-1574.